首頁 > 有關“圖樣兒”的展覽和對話在中國院舉行

有關“圖樣兒”的展覽和對話在中國院舉行

416下午,中國建築設計院一合建築設計研究中心舉辦的“圖樣”主題設計展如期開幕。展覽將一合中心今年來設計項目中的“圖”和“樣”——草圖、模型、施工圖、建造過程進行了全面的展示,呈現了設計最真實的狀態,也可以看作對此前我院“阙裏賓舍”施工圖展覽所體現的“傳承技藝,提升品質”這一精神的延續。

 

  展覽開幕式由一合中心主任徐磊主持,崔愷總建築師、文兵總經理致辭。來自北京市建築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副總建築師葉依謙、清華大學建築學院教授宋晔皓和蘭閩建築事務所主持人蘭閩作爲嘉賓參與了開幕式,並與一合中心的主持建築師徐磊、柴培根、于海爲、吳朝輝等人在隨後的討論會中進行了互動。中國院的百余位建築師以及來自《建築學報》、《世界建築》、《建築技藝》和《城市·環境·設計》等專業媒體的記者參加了此次活動。

  文兵總經理在致辭中認爲,“圖樣”展是一個能夠彰顯我院建築師一脈相承的傳統的展覽。在當今環境下,建築通過自己的手對建築進行判斷和推敲的過程,往往會淹沒在海量的數據中,而作爲一個建築設計從業者,總會有一些不能被信息媒介所表達的內心深處的追求,希望通過對“圖樣”的重新關注,能夠喚起建築師在設計中的思考和情感,也希望這一系列展覽能持續辦下去,體現我們院的建築文化。

 

  崔愷總建築師作爲展覽的策劃者,回顧了籌備此次展覽的初衷。

  “圖樣兒”和“燙樣兒”都是個北京土話,是傳統上建造中重要的工具,雖然現在已經不這麽稱呼了,但我們今天的建築師仍然應該向那些老先生們學習,永遠把“圖樣兒”作爲自己的看家本事。出身于建築專業,從上大學開始時寫仿宋字、畫鋼筆線,到初入設計院描圖、繪圖,都讓我們對“圖”有獨特的興趣和理解。幾乎建築專業所有的技巧,都來自于對“圖”的學習和研究。“圖”是我們的語言,我們的工具,我們的手的延伸。如何讓“圖”反映到真實的建造中?如何變成優美的建築?這正是我們在設計院成長過程中需要不斷面對的問題。

  在信息化時代,這個過程看上去有點被“簡化”了,很少有人再去好好練字,手畫圖的機會也很少,畫的東西缺乏觀察和參與建造的元素,對比例和尺度都有些拿捏不住,好像無論多麽巨大的建築,都可以簡單地縮小到一個屏幕上,把它畫出來。這讓人感到緊張,爲什麽不少建成的建築仿佛只能遠遠地觀看?或是通過照片欣賞?這實際說明我們的圖,已經和實際的建造有了非常大的距離。因此,從今年開始,中國院把抓建築質量的工作放到了讓建築師重新認識到自己的手有多重要。在一合中心提出舉辦展覽的想法後,崔愷總建築師認爲,爲了避免有時建築展覽過于學術和抽象的問題,不如將圖紙放到和建成照片同等重要的地位,檢驗圖紙和建造的關系。因而確定了此次“圖樣”展的形式。 

 

  開幕式結束後,葉依謙、宋晔皓、蘭閩以及嘉德集團董事長黃曉華等與會嘉賓,與汪恒總建築師、一合中心和本土中心的建築師針對建築師與“圖樣”的關系進行了深入探討。對話由于海爲主持。

  徐磊首先介紹了“圖樣”展各部分表達的主要意圖,他認爲建築師的圖紙表達來自大量的思考,最終化繁就簡,以圖紙呈現清晰的邏輯。汪恒總建築師同樣認爲建築師應該用簡明有效的圖紙表達設計意圖,而無需以數量來評判。蘭閩提出,圖紙和建造有很大的差異,建造仍需要建築師具有強大現場控制力。黃曉華董事長則強調,建築師應該在關注“美”的同時解決好建築的基本需求。本土中心的關飛建築師提出了“什麽時候圖有了展示性,什麽時候建築師能回到建築本身去看建築”的問題,徐磊認爲圖紙的審美確實是在表達設計的與衆不同之處,但圖紙絕非僅僅爲了美觀,而是有更豐富的功能。葉依謙則關注到互聯網、參數化時代,建築的表達與實物聯系的逐漸削弱,“圖樣”的提法是一種回歸工匠精神的表達。宋晔皓教授通過自己的實踐強調了圖紙與工地建造之間需要投入大量的設計工作。柴培根結合展覽中的大型商業項目圖紙,闡述了設計院的各類生産型項目都應具有對設計的高度重視和理解。 

 

  本次展覽是中國建築設計院建築文化傳播中心組織策劃的系列展之一。展覽將持續至530,展覽地點爲北京市西城區車公莊大街19號中國建築設計院1號大廳。